夏树小唯

名动江湖3p党 续 1

那是春天正当好的时候。南方的天气免不了的潮湿,早起的时候弥漫着一层薄雾。碰上一两天不比平常,相距十米的人还有可能看不见对方。尤昭龙站在一颗樱花树底下,那花是十年前的时候随北边的人带过来苗子,在月华艰难地生长了十年,依然是瘦条条仿佛十三四岁少年出头的身量,开出的花花瓣也是小小的,在末端起了难以察觉的齿痕。他在树下看了半天,忍不住伸手去碰,纤薄又柔软,绢花一般丝绸一般,又带着一点天鹅绒的毛毛的感觉,颜色白中透着粉,娇俏可爱。然而许是他手气大,体温也高,摸不到半晌,那花瓣居然有点黯淡下去的势头,原本娇俏的粉白中央稍稍变得透明,继而,那鲜活的颜色也有点褪下去了。他一惊,马上收手了。

正是这时候,他跟前那浓浓的雾传来叮铃叮铃清脆的声音,由远处的模糊喑哑,渐渐地愈加清脆,直直劈着浓雾而来。尤昭龙在那铃声之中渐渐感到一种安定感,继而感觉魂魄仿佛都一丝一丝被抽吸了过去一般。他直了直身子,细细地听着清脆的铃声中开始夹杂了细微杂乱的脚步声,然而直到人群快走到跟前,他才看清那被雾所遮盖的清一色的白衣。

为首的领路人拿着一只招魂的铃铛,有节奏地摇晃着,率先踏出了浓雾。他看到那个白布蒙着的盒子,只一瞬,便侧过头看着走在队伍最右边也是此刻离自己最近的人。对方也望着他,朝他点了点头。他打开手中的黑伞,默默地加入了队伍中,黑色的荫蔽遮住了白色的盒子。

很多年前,他曾经听一个人说,春天来了,要是它不走就好了。

然而,那个人跟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太好了,再也不用看到春天了。


尤昭龙一觉醒来,觉得自己一定是撞了邪魅。他呆呆地坐在床中央,看着自己的双手动了两下,脚丫子动了两下,最后忍不住让老二也动了两下,尤壹平端着早饭进来,也不知道小少爷什么毛病,两手两脚摊着坐在床上,忍不住问了一句。

尤昭龙转过来,说:“我梦见自己把樱花压在身下操了。”

尤壹平没听懂,但抓获了关键字“操”,心中也是控制不住地百转千回三百六十度转体意大利老汉X吊灯推车,脸上白了红红了白,最后无声地原路转了出去,啪地把门关上。尤昭龙例行一撩完毕,下床吃早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