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树小唯

名动江湖3p党 续 2

他们现在来到了一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庄,不是旅游开发区,没有旅店,吃住拉撒全靠尤头牌的美貌和尤不要脸的巧舌非常黄。一开始尤昭龙劫了人本来是想给柒拾壹送去的。结果在经过柒拾壹员工的一次狼牙棒x花千棍之后他才明白郎壹壹是瞒着家中私自把名妓给赎出来的,心里翻过来倒过去把尤*伪书生*实则*万恶*淫*资本家诅咒了好几遍,才不得不把尤壹平带上路,打算且逃且珍惜,一边调戏一下美人,一边联络一下郎壹壹,搞不好交货的时候还顺带能骗一两家柒拾壹分店,拿回去打点一下要帮自己收拾烂摊子的戚长玉。然而,没想到柒拾壹这个中外合资global化大平台居然如此看重一个小小的名妓,专门成立了一个全国地下情报组织专门捉拿二人,称’贡茶’,他一路逃,贡茶一路开,往山里开,往海里开,往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开,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如雨后春笋般地占领了神州大地,硬生生地把尤昭龙挤进喝不起红茶不识珍珠奶泡的山沟沟里。

尤昭龙坐在坑坑洼洼残缺不全的门廊下,一边被咯着屁股,一边喝茶赏山景,哎呀,这江山啊,搅基皇帝的江山啊,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都是’同’啊,偶尔还被缺角的陶杯磕一下嘴角。

然而他赏得了,尤壹平却呆不下去了。

“怎么,你很急吗?”尤昭龙放下茶碗,撩了撩自己的衣袖,抬头望着站在自己旁边的尤壹平。他前些天进山之前刚做了新衣服,嫌人家小镇的布料不够细腻,还非得做成宽袍大袖美其名曰用版型弥补。尤壹平犹自像往常般咬着嘴唇,不发一言。

“你赶着去坐班吗?职都辞了,难得山好水暖,你不想享受一下?”

“……”

他搓了搓下巴:“你想早点见到郎壹壹?”

“嗯……”

“嗯?”

“……不。”

尤昭龙摇摇头,斜斜地躺下去,撑着头,从他现在的角度可以看见尤壹平的美人尖:“不行,你说清楚。

没想到尤壹平摇摇头,转身又跑掉了。

自从他把尤壹平从柒拾壹“解救”出来,且逃且游也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从月华城东北方向走,也快要到潘家天国的北部边境了,尤前名妓愣是连屁都没跟自己放一个。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掌握了他脸红的g点,撩,则见红,不撩,则常年苍白。然而脸红怎么够,不吟诗作对个三天三夜都不符合尤公子对于美人一向的期待。唉,他长叹了一口气,遇到一个不倾慕自己才华的人,妈妈,我拒绝啊。

为什么郎壹壹不联系我啊?!给了钱不确认收货嘛?!你让昭龙快递怎么办啊?!

浑身脱力仰面一躺,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天上的鸟儿请带走我的愁绪,然而,视线里还有一直铁公鸡,它身上的箭头正随着吹过的风一下一下朝着东边。

东边。

尤昭龙脑里的灯泡亮了。

从这里走不到四天就能到达大陆的东岸,东岸中部分散着大大小小十分密集的港口。四姐[上官唱歌的鸟]有一段时间就经常性地收到东部一些口岸的货柜,上面语焉不详,多半是走私的货物。如此,混在走私船里,搞不好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避开贡茶回到月华城去。

他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壹平——壹平——”

尤壹平刚帮主人家从鸡窝里捡了几只鸡蛋,紧紧抱着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还以为又开始逃难了,谁知只看到尤昭龙站在廊下,对着自己淫淫一笑,伸出一只手,强行可爱地朝自己招了招:“来来来,过来,站到我身边。”

尤壹平感觉未孵化的鸡都在壳里抖了几下。

尤昭龙拉着他的手臂,将他身体转了个向,接着自己深深吸了口气,又叫他也吸一口。

“怎么样?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尤壹平见他认真,吸了口气,在鼻腔里憋着仔细品了品,才谨慎地摇头。

“壹平。”尤公子高潮上脸:“那是大海地味道。”


山沟沟里的龙平自然是不知道外边的世界如火如荼正期待着什么,也不知道郎壹壹之所以不回应他们不是因为忘了或是想退货而是因为——

一年一度的柒拾壹[双*拾壹]盛会就要到了(笑脸)。

话说这双拾壹节,在月华城乃至整个潘家天国都由来已久。相传因为柒拾壹叫“柒*拾壹”,东家太子爷也叫“郎*壹壹”,因此每年十一月廿一,专门举行商品大甩卖手快有手慢只能舔的活动。而在此盛会之前,柒拾壹的太子爷郎壹壹有许多事要忙,包括对众商家传达指示和文件,对他手下持有的品牌督促采购和生产订单,与物流协调,与银号协调,反正协调来协调去,最终自己的内分泌是不协调的,以至于他并没有去查看自己的鸽站,只吩咐手下,双*拾壹期间,前来送信的鸽子,请养好养肥,以补充由于抢购期间乳鸽不足的空缺(郎壹壹笑脸印鉴)。

噢,其实,尤昭龙除了郎壹壹,也还给戚长玉送过几次信,然而作为全潘家天国双*拾壹最大的购买力,戚长玉也是倾尽全力地帮助郎兄弟,以求获得自己所有一折抢购一元拍卖999送599的订单。他每天除去拜访柒拾壹十多趟以求刷到最新的上架清单之外,也只吩咐府上的下人一件事,郎兄弟不够的乳鸽,请用我的补上。


鸽子s,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