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树小唯

名动江湖3p党 续4

第二天一大早,邹昭箫就到码头转了一圈,情况依旧,再串到胡宅, 想着给尤昭龙报个信,港口是不通的了,要走只好动身去其他港口。

可其实他心里还压着事,想着能不能多留尤昭龙两天,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结果尤昭龙一打开门就说尤壹平今天病了。

“病了?受凉了?”

“肯定是昨天晚上用凉水又不擦干净冻病了。”

“那让大夫来看看……可是现在不方便在村里找,我倒是可以从乡里带大夫来,一去一回,肯定要过了日中。”

尤昭龙点点头:“行,你等我会,我跟你一起去。”

“阿?”邹昭箫一愣,像是受到了惊吓:“你也去?你、你不留下来照顾美人阿?”

“他正睡着呢,我光看着有什么意思。”

邹昭箫谄媚一笑:“那……不如你去找,我留下来?”

“……”

“哎呀你也别跟着了,这路远着呢,春天老在外面受了潮受了凉,你不要也跟着病了。”

“卧槽!你把我跟壹平比?!有意思嘛?!别磨磨唧唧!我去你们乡里透透气,你陪着!”

邹昭箫扁着嘴,扁得法令纹都出来了,霜打茄子似的说那我去备车。

“别备了,走路去,低调!”

“啊?!”



尤昭龙先去主屋走了一趟,找了胡大婶,跟她说了尤壹平生病的事,自己有事出去一趟,顺便带大夫回来,拜托她抽空多去看几眼,醒了让他吃饭。

交代清楚了,他走回自己的房间,换了身衣服,想想还是给尤壹平留张纸条。刚写了压在茶盘底下,他就听见身后窸窸窣窣的声响,转头一看,原来尤壹平醒了,撑着上半身坐在床上,拢着中衣,一脸迷茫地望着穿戴好正要出门的他。

尤昭龙于是把刚跟胡大婶交代的话又原样跟他说了一遍。

尤壹平听说他要外出,本来没什么神神的眼睛瞪了一下,只一瞬,蓄了些水汽的眸子波光粼粼地看着自己,尤昭龙还以为他看错了,怎么尤壹平好像还有点不想他走的意思。

毕竟这一路逃过来,虽然他是弱不禁风了点,但从来都表现得很独立,自己要干个什么事情走开,他也完全没问题阿。

“我没事……不用请大夫。”

尤昭龙只好诚实相告,自己其实是想跟在邹昭箫旁边打听点情况,至于找大夫,那是顺带的。“你想跟我一起去?”尤昭龙试探地问着,虽他还病着,但见他一脸缱绻带着也不是不可以。

哪知尤壹平却摇摇头,说公子你走吧,我在这里等你,便也埋了头不讲话。尤昭龙皱了皱眉,但也习惯了他心思曲折,摇一摇折扇就走了出去。


出了村子,沿着一条下坡的直道没多久远远地就看见在崖边的那排窑子,尤昭龙折扇一敲,问邹昭萧:“你那天找窑子的主人说了什么?”

“能说什么啊。”邹昭萧嘁了一生:“上头要我查,难不成我真能把那些窑姐一个个揪起来,排一排,撩了大腿检查干净啊?哪一个窑姐身上没点小病,何况本来就不知道那病症是什么,就算是安都的太医来了,也一样没辙。”

“那你要送她们走?”

“正是。”邹昭萧用折扇稍稍掩住,凑近一点:“最好无声无息消失在大海。”

尤昭龙怀疑地皱了皱眉,就上次站门口听那赛马似的呻吟声,那些窑姐起码要十来个,生意还这么好,若然突然停业走人,不走漏风声也难。况且现在码头被村民看得这么紧,还要长途跋涉到别的码头,万一被村民撞破了,邹昭萧直接现在就滚进村公所被揍死算了。
尤五公子看了眼穿着粉色蕾丝长裙的友人,自知脸色肯定不大好。

“你别这么怀疑地看着我行不行?”邹昭萧青筋暴起,一阳指指着自己胯下——那地方刚好绑了一朵大红绸布玫瑰花:“老子是攻!老子还是潘家天国倭交第一人!上面直属鸿胪寺!”

“是是是。”尤昭龙挖了挖耳朵:“你直属大鸿胪,就是平常干事得听乡政府安排,明白明白。”

邹昭萧年久失修的尊严又被戳上一g点,脚一软,差点跪倒,半声不响好一会,又凑过来搂尤昭龙的肩膀:“昭龙兄,其实吧,我昨晚就一直辗转反复,想找你帮我个忙,但是呢,你又带着壹平美人,诸多不方便。我看你今天对这事好像挺有兴趣的样子,我就照实跟你讲啦,你帮与不帮,咱们还是同穿一件洋装的好机油,你看怎么样?”

尤昭龙一听“同穿一件洋装”心中一痛,简直想一拳把邹昭萧打飞进太平洋让他那壶不开提那壶:“快说!”

“我准备明晚带她们到别的码头上船,那船会去中朝。但我一个人,顶多再带一个侍卫,一路上难保有什么差错。昭龙兄又是圣上贴身侍卫的预备班,轻功了得,剑法超群,横槊赋诗,衣袂翩翩……”

“行了,我跟你去!”

“真哒?”邹昭萧那不长的胡子都瞬间卷翘了起来,睁着一双星星眼:“这么爽快。”

尤昭龙一拍他的假胸——卧槽这么硬!是椰壳?!“兄弟两肋插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