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树小唯

人们不害怕时间的流逝,他们只怕被提醒。

最近有一篇软文在微信里广为流传,无论是打开朋友圈还是朋友群,转发的人比比皆是,那就是“90后员工裸辞,写邮件和80后领导互喷,看70后领导如何做点评”。已经入行两三天成为软文写手的熟知在碎片化时代要用标签吸引眼球的软文要求,通篇讲了什么并不重要,但关键在于90、80和70后。其实这篇文章并没有70后的什么事,也不体现70的什么特点,只不过是用70后标榜作者作为一个局外人为80、90之争作点评者的“公正性”。文章要用80去衬托90的不上心不上进以及抗压性弱,自然不能用80的出发点去叙说,以免评论里讨伐声起。然而这点公正性是否有呢?我想戴着有色眼镜的人自然是觉得眼前人并非好人,而被看的人肯定看到面前人的有色眼镜。

确实,读了一年研的我进入网络公司工作,身边的前辈大多已是自己的学弟学妹和同龄人----90后已经全面进驻职圈了。这是个时代交替的过程,老板会注意到你履历上写的出生年份,自然心里也是抖上一抖。人们并不害怕时间的流逝,他们只是害怕被提醒。于是,作为一种时代交替中容易被关注和炒热的话题,关于90后的职圈表现开始被广泛讨论了。

其实在2011年,健吾出版的日本乱象中,他就提到过日本和香港的职场里已出现和90后很相似的“草莓族”。他们拒绝为老板卖命,因为“他们随时有两手准备:拒绝买房子,拒绝生孩子,拒绝建立自己的家庭,这样就没有家庭负担,而有空间寻找人生的意义了。在他们看来,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工作以外还要有别的生活。新的一代的价值除了钱、名牌和申报地址的地区外,还有“存在的意义”、“自我价值”和“当下生活的素质和感觉”。

基本上,健吾对于草莓族的分析可以原封不动地落到90后身上。大多数90后对生存意义的追求到了令长辈们不理解的程度。他们在职场的表现----讨厌公司强行的文化灌输、开会等等,并非是不上进的体现,而是他根本觉得此举毫无意义,他们追求的是自我生存价值的体现,而公司那种以团块和向心力为目的的活动当然不受欢迎。同样,裸辞也是很自然的,当一个地方再也无法实现他的个人生存价值,那个留来何用呢?团体永远为自我让道。

当然,90后并非一律追求自我价值实现的极致,不然你不会看见这么90后还愿意每天呆在办公室里。他们一定充斥了街角的咖啡厅、生活体验馆、葡萄酒庄和朋友圈里的山川大海。他们其实还是很在乎生活的稳定的,也就是他们大部分人其实在乎一份工资。这是因为90后面临了你80、70更严峻的生存条件。中国经济腾飞带来小康家庭急剧增多意味着家庭优越到来的良好教育是很多人的共同特性,在互联网上成长的一代让我们随时随地获取海量信息,个性、特长这种东西越来越难体现了。我们虽然是追求自我的一代,但在用人单位看来我们却是团块状的,我们相比起80、70当然是个性鲜明的,但90后内部的横向对比却并不明显。这就让总体的谋生状况异常艰难。是的大部分也许不难找到一份工作,但是升迁呢?前途呢?最重要的是,当我在人群中不甚明显,那我将来我是不是有可能被社会抛弃?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其实对不再年轻的未来有着担忧。

如果你问我,90后这样追求个人价值是对的吗?我只能说你先别急,90之后还会有00、10,他们只会比我们更追求个人价值和自我的体现,逐渐向现在的外国(不止传统意义的西方发达国家,包括印度、马来西亚、泰国、日本等等)的年轻人看齐。这是一种社会发展的趋向,因为无论意识形态如何,自由和人性解放其实都是人类目前的发展方向。如果你再问那这样的趋势是否是好的?我只能回答,当没有突发需要抛弃个人形成团块的情境要求时,的确是好的。

评论